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油脂网 !

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我的购物车(0)| 帮助中心
微信公众号

029-88626849

每年上万吨大巴山“铁疙瘩”变废为宝 城口农妇提炼出的核桃油成了抢手货

发布日期:2018-02-09 中国油脂网

城口有种野生核桃叫铁核桃,在当地又叫做铁疙瘩、山核桃。由于外壳坚硬如铁,吃起来费劲,虽然它在城口、巫溪等几个县有着相当大的产量,但被人当做烂贱之物在山间自生自灭,无人问津。
 
近日,记者来到城口发现,这种昔日无人问津的铁核桃,如今悄然变成了宝贝: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当地一名叫蔡春茂的果商盯住了这种铁核桃营养价值高的功效,先后投入上千万资金研发出铁核剥壳机器,将核桃油提炼出来加工。这一创新之举,使得每年上万吨的“铁疙瘩”由废变宝,在今年农交会上,由铁核桃提炼出的核桃油成了抢手货。
 
遗憾漫山铁核桃无人问津
 
“山里面的铁核桃要好多有好多,个头小又没多少果肉,壳硬又不好剥,每年都是烂到土里,不值钱。”在紧邻城口县的巫溪县天元乡,药材大户叶正洪对记者说,他每年都去城口收购药材,但从来没有收购过铁核桃,因为卖不出去。
 
“铁核桃的分布范围为海拔800~1700米,城口、巫溪、开州等地都产,但以前几乎没有人收购。”叶正洪的这一说法在城口县林业局得到证实。
 
城口县林业局统计数据表明,仅仅在城口境内,铁核桃年产量达4000吨,与城口相邻的巫溪、开州等地产量也不少,大巴山总产量约有数十万吨。
 
“铁核桃跟葡萄相似,一串一串长在树上,每串多则十几个,少则五六个,产量比较大。”城口县林业局核桃产业行动组组长王彬说,铁核桃生命力顽强,适应能力强,在山上成片生长,在大巴山中高山河谷带均有分布。但由于壳硬如铁,人们采摘回来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砸开,里面的果仁也会碎掉,难以吃上,就被当地人当做烂贱之物在山间自生自灭。
 
巧合儿时记忆触发核桃商机
 
1956年出生的蔡春茂,原本是城口县的一名裁缝,靠着自己的手艺,上个世纪90年代便在县城盖了一栋七楼一底的房子。2003年,作为县政协委员,她在参加县两会时听到有领导讨论:“温州人没有资源却闯出了大市场,我们城口那么多绿色生态产品,可我们却不识货,不能卖个好价钱。”
 
这句话触动了蔡春茂的心。从此,她开始在城口产的野果上做文章,先后尝试过把野生猕猴桃和板栗做成果酥撬开市场。但最终因交通条件差,运输成本太高而失败。
 
“大巴山给我们孕育出很多好东西,不信就不会成功。”一筹莫展之际,儿时的记忆涌上心头。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油吃,父母便把核桃榨成油供我们姐弟5人食用,现在回想来那个香味都还很熟悉。”蔡春茂告诉记者,从2009年开始,她便大量收购当地的家核桃榨油试卖,市场反响很好。她拿下大量订单,准备来年再撸起袖子好好干一场。可天公不作美,2010年一场灾害让家核桃颗粒无收。原材料没有了,剩下大量订单,怎么办?这时,蔡春茂盯上了漫山遍野的铁核桃。
 
困境人工一天难“挑”一斤油
 
城口县林业局核桃产业行动组组长王彬说,当地的家核桃有4瓣果肉,铁核桃只有2瓣,但碎果仁浸出的油汁香味四溢。当地林业部门曾请专家研究,发现这种铁核桃的果仁虽然难取,但营养价值很高,是难得的养生珍品。
 
蔡春茂也经多方考察了解到,与家核桃相比,铁核桃油价格高得多,每斤上百元,但加工难点便是出桃仁不易。“60多个工人把核桃砸破后,用牙签将桃仁轻轻挑出,效率极低,人均产量一天达不到一斤油。”
 
产量跟不上,市场也无法占领。那几年,蔡春茂全国跑,只要跟坚果相关的机器她都买回来进行改造,眼看着500多万投进去了,依然没有任何成效。所有财产全部抵押,房子也卖了,蔡春茂开始自我怀疑。
 
“除了效率问题,小作坊式的生产也不能保证卫生和用工。”几经思考,蔡春茂决定要用现代科技解决这个难题。2014年,她在网上查到几家研究坚果油的大学,几经比较,她选择了地理位置最近的武汉轻工大学。
 
创业再借500万继续搞研发
 
2015年3月,原本是和武汉轻工大学签订协议的日子。按照约定,此次她将先预付200万现金,整个项目研发总预算为500万元。然而,蔡春茂却打起了退堂鼓,她打电话拖延了时间。
 
“借钱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已经投入了几百万,万一又失败怎么办?况且我已经60多岁了,还要再借500万创业,失败了怎么办?”蔡春茂说,那段时间,这些话整夜整夜在耳边回响。但是,看着自己的“小作坊”,望着漫山“金果果”,她心里更难受:就差最后一步,怎么不努力一把呢?
 
反复思考几个月,她想明白了:自己没有退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小作坊不可能有大发展,机器不研发出来,家乡的铁核桃也得不到更好的利用。“赌一把,失败了大不了又回去当裁缝。”
 
2015年9月,她来到武汉签订合作协议,协议定于2016年5月30日对坚果油机器进行验收。但临近验收的日子,对方却告诉她:研究失败。这一消息让她猝不及防,人都蒙了。
 
“你们能失败,我不能失败,我无路可退啊……”眼看平时坚强的蔡春茂嚎啕大哭,合作方当即表示寻求另外的合作伙伴,一起完成研发。
 
惊喜剥壳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关键时刻,当地党委政府伸出了援手。2016年7月29日,城口县政府出资请来专家评估,不但为蔡春茂的项目把脉,还拨了50万元低息贷款利息,平时更是为她搭建各种平台展示产品。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探索,铁核桃剥壳机终于被研发了出来。鉴定结果认为,研究成果总体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时项目还获得3项专利。此外,依据城口的铁核桃,全国粮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修订涉及了3个核桃油相关标准,其中《油用核桃》、《核桃饼粕》为首次制订国家行业标准。
 
为了给新机器腾地方,旧机器必须离场。“12米长的卡车装了整整一车,原来500多万买进,只卖了2万元。”回想起创业的艰难,蔡春茂感慨万千。
 
机器研发出来了,蔡春茂同样没有闲着。去年5月,蔡春茂购买了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多个国家的坚果油进行对比检测。结果显示,城口的铁核桃油各项指标均处优先位置。在所测样品中,只有城口铁核桃油检测出来维生素D,含量高达83.7μg/100g。
 
成功上万吨“铁疙瘩”产值可上亿
 
蔡春茂告诉记者,每年9~12月是摘核桃的季节,以前靠人工出仁,每年只能产油近十吨,产值也只有三四百万。新机器进场后,每年可出油600吨,需1.2万吨铁核桃,如果能让600吨核桃油全部找到买家,年产值可上亿。
 
“专利时间还有三年,我要赶紧抢占市场,同时让利于民、回馈社会,把收购价从1.5元/斤提高到2元/斤,让老百姓也分到自然资源的红利。”蔡春茂表示,铁核桃的出仁率只有11%,剩下的大量核桃壳她也找到了变废为宝的路子。
 
据介绍,铁核桃壳质地坚硬细密,在切割后自然形成古朴的花纹。现在,蔡春茂利用核桃壳做成了葫芦、烟灰缸、花瓶以及桌椅等工艺品,大花瓶、桌椅一件可卖到上万元,小挂件几元钱就能买到。这一举措让她去年增收近200万。
 
“下一步,我还准备把核桃壳做成木地板,进一步延伸产业链。”蔡春茂对未来信心满满。
 
■专家声音
 
从大自然中去发现商机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原重庆市食品工业研究所所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周令国:核桃属于山地木本油料植物,既能保持水土,也有经济价值。铁核桃油属原生态食品,所含的不饱和脂肪酸营养价值高,产品符合现代人天然、健康的消费理念,市场前景好。
 

上一篇:目前国油脂供大于求格局下 预计在春节前价格保持低位震荡 下一篇:海南椰子油:如何走出“小弱散”产业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