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油脂网 !

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我的购物车(0)| 帮助中心
微信公众号

029-88626849

上海餐厨废弃油脂闭环管理走通最后一环 今年力争让“B5生物柴油”进200多座加油站

发布日期:2018-04-24 中国油脂网

 历经十年“寒冬”,上海餐厨废弃油脂终于等来“春天”——从去年10月起,由餐厨废弃油脂制成的生物柴油,按1:19的比例与矿物柴油调和后,以“B5生物柴油”的全新身份,获准进入社会加油站。自此,上海打通餐厨废弃油脂回收处置最后也是最难的一环,基本实现餐厨废弃油脂应收尽收、应用尽用的闭环管理。
 
今年,上海将力争让B5生物柴油进入200多座加油站。届时,上海每年源头产生的3万多吨餐厨废弃油脂都将被社会车辆“喝”掉,不再为没有出路而烦恼。
 
回望一路艰辛,上海餐厨废弃油脂能形成闭环管理体系,重点攻克了三关,成为上海一项弥足珍贵的社会治理经验,将为其他可回收资源的综合治理提供借鉴。
 
技术关:用十年找证据自证“清白”
 
“之前没注意,加油员推荐就加了,现在有点后悔。”4月17日下午,中石化闵桥加油站内,面包车驾驶员刘师傅坦言,自己是第一次加注生物柴油,有朋友告诉他这种油“是地沟油做的,会粘住发动机”。
 
要打破消费者的顾虑,生物柴油必须用过硬的证据自证清白,这一关过不了,餐厨废弃油脂就还是老百姓眼中的“废物”甚至“有害物”,信任和接受就无从谈起。
 
“如果把生物柴油进入加油站视为通关,这条通关路我们足足走了十年。”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楼狄明感慨道。2006年,他参与的“生物柴油组分及汽车匹配技术研发”课题,成为国家“十一五”863计划课题。没多久,项目组就攻克了生物柴油混合柴油燃料与发动机匹配的关键技术——不改变发动机结构,由生物柴油和矿物柴油按一定比例掺混的混合燃料,也能让柴油车跑起来,且相比纯矿物柴油,混合燃料在经济性、动力性和发动机损耗等指标上的差距极小。2012年,课题成果“混合柴油燃料车用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得上海市2012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
 
尽管不断获得荣誉,可生物柴油在市场应用方面却悄无声息,原因在于“没人用过”,也“没人敢用”。2013年4月23日,苦寻“下家”无果的楼狄明,给当时的上海市食安办写了封信。没想到才过了两个礼拜,就接到时任市食安办主任阎祖强的电话;又过了两个礼拜,相关监管部门组成的调研组敲开同济大学汽车学院的大门;2014年8月1日,市食安办、市绿化市容局、市食安联合会、同济大学、上海华谊集团和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循环利用六方合作协议”,全市收集的餐厨废弃油脂优先供应应用试点项目。此时,距离那封信寄出才过了100天,可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让餐厨废弃油脂取信于社会,上海公交行业的奉献功不可没。正是一批公交车大胆“尝鲜”,才让餐厨废弃油脂拿到第一手使用数据。
 
“刚开始,我们也有顾虑。”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蔡夏英曾表示,一辆巴士的发动机动辄十几万元,如果“地沟油”制生物柴油质量不过硬,修不好就得报废,每辆公交车几乎都肩负着营运任务,拿营运中的车辆试,要是出故障,将打乱日常营运秩序。
 
除贡献车辆,巴士集团还设置了专用的储油罐、管道、加油设备和通道,每天安排专人负责检测来油质量、采集分析加油数据和跟踪维护使用的车辆,还得为驾驶相应车辆的司机安排培训和补贴,这些“边际成本”都由巴士集团独立承担。同时,上海科委还持续为“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混合燃料在柴油公交车示范应用”课题提供了专项科研资金保障。
 
据介绍,自2013年9月29日上海第一辆使用“地沟油”的70路公交车上线运营至今,截至2017年9月30日,共有104辆公交车参加《高比例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上海市应用体系研究》课题。使用三种规格(B5、B10、B20)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这些公交车累计运行1560.72万公里,消耗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45.63万升。去年初,又有32辆环卫车参与试验,累计运行8.31万公里,消耗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2405.6升。结果显示,使用B5生物柴油后,试验车辆发动机的活塞顶部、气门、喷油器等关键零部件表面都没积碳,也未出现与油路相关的故障;部分车辆还出现尾气排放的改善,相比纯柴油,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超细颗粒物等排放均有小幅降低。
 
正是看到这上千万公里“实打实”的应用数据,中石化才打开加油站的大门,餐厨废弃油脂可以扔掉“地沟油”这个恶名,以生物柴油的形象靠近消费者。
 
原料关:整顿收运环节杜绝“漏油”
 
来自上海市食药安办的数据显示,上海近年来每年产生的餐厨废弃油脂稳定在3万多吨的水平。理论上,如果上海柴油公交车全部“喝”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每年可消耗约2吨餐厨废弃油脂;如果200座社会加油站全天供应B5生物柴油,按照每座加油站日售1万升B5生物柴油,折算下来每日可消耗0.48吨左右餐厨废弃油脂,这样一年可消耗约3.5万吨餐厨废弃油脂,按目前的“年产量”,可能还不够“喝”。
 
但这一切只是理论,如果源头产生的餐厨废弃油脂没有应收尽收,无法进入正规处置企业,那下游公交车和社会车辆就可能“喝不到”“喝不饱”,一些餐厨废弃油脂还可能流入不法分子手中,甚至有回流餐桌的风险。
 
2011年8月,上海指定的餐厨废弃油脂处置企业中器环保就处于“吃不饱”状态,往往一整天只开进一辆槽罐车,卸下不到10吨“地沟油”,与40吨的最大日处理能力相距甚远。该公司2010年只从上游收到3800吨“地沟油”,产能开不足三成。究其原因,是一批非法收运和处置餐厨废弃油脂的“游击队”从中作梗,垄断了“地沟油”资源,对下游处置企业漫天要价,或为谋利,将餐厨废弃油脂卖进非正规渠道。
 
2011年,上海绿化市容部门调查发现,这些“游击队”背后还有正规环卫作业公司的影子。根据2005年实施的《上海市餐厨垃圾处理管理办法》,市容环卫部门批准25家有资质的环卫作业公司,但他们中有不少并未开展餐厨废弃油脂收运,而是以收取挂靠费的形式委托11家企业进行收运,导致一些个体“油老板”借着“正规回收”的名义兴风作浪。
 
当年,上海发布进一步加强餐厨废弃油脂从严监管整治工作实施意见,明确规定取消这种挂靠形式。此后,上海逐步清理规范餐厨废弃油脂的专业收运、中转及初加工队伍,积极推行餐厨废弃油脂收运特许经营制度,鼓励收、运、处一体化经营,要求有条件的企业通过规范投放容器、设立电子标签、油水分离器上锁、安装传感器、运输车安装GPS、处置厂安装视频监管装置等,监管餐厨废弃油脂处置的各个环节,并借助政府即将建立的监管平台共享相关信息。
 
截至目前,全市正规的餐厨废弃油脂收运单位控制在18家。为进一步节省原料采购成本,中器环保自建收运队伍,并通过了监管部门审批。4月17日一早,记者跟随收运员宁家伟来到南奉公路南桥路的一家火锅店后厨,打开油水分离器,在一侧灌入水,分离器内积攒了两天的废油脂逐渐浮升上来,宁家伟和同事用工具将其舀入专用的收集桶。将收集桶过秤后,收运员打开手机里的“上海餐厨废弃油脂管理系统”,扫描火锅店前台墙面上的二维码,系统自动跳出收运地点和时间,收运员再录入收运量等信息后,相关信息便实时传输到企业和监管部门后台。
 
此后,收集桶被搬上专用的收运车辆,开往奉贤星火开发区内的中器环保,在进门时再过一次磅秤,和系统此前记录的数据比对。记者注意到,宁师傅整个过程都在争分夺秒。“因为车上安装了GPS,一次收运过程超出预设时间或绕弯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就要被怀疑,甚至问责。”宁师傅说,虽然管理严格,但这样的确能确保餐厨废弃油脂进入正规处置环节。目前,他每天收运的餐厨废弃油脂已稳定在1吨以上,整个中器环保的日均收运量稳定在100吨左右,按年计算,基本符合上海餐厨废弃油脂的年产量。
 
市场关:进社会加油站有了“回头客”
 
末端出路不解决,技术再成熟、原料再充足,也是白搭。走通了技术和原料关的餐厨废弃油脂处置企业,在2017年之前,受制于较高的收运和处置成本,长期处于成本倒挂的窘境。
 
从2010年开始,上海处置企业的餐厨废弃油脂收购价要按国际原油、棕榈油、甲酯三者国际价格之和的一定比例来计,一旦遇到国际油价走低,生产线开得越久就越亏。2016年,中器环保曾遭遇危机,“每卖出1吨至少亏几百元。”张学旺坦言,当时餐厨废弃油脂的收购价约3600元/吨,加上2000元左右的直接生产成本,已超过5000多元/吨的生物柴油市场价。尽管处置能力可达100多吨/天,但中器环保实际每天只处置约60吨餐厨废弃油脂。最惨淡时,成本倒挂甚至达到上千元/吨,企业仓库内,上万吨处置好的生物柴油曾无奈囤积。
 
业内人士坦言,做生物柴油这个行当,不亏损比较难。他给记者算了笔账:目前国内市场上餐厨废弃油脂的收购价每吨超过4000元,转成生物柴油的成本每吨约2000元,相加后成本已近每吨6000元,这还没算上转化过程中餐厨废弃油脂的损耗以及每批次油品的检测费用,现在每吨生物柴油的市场价在六七千元,末端处置企业大部分时间只是“保本”或“微利”。此外,生物柴油还得直面纯矿物柴油强有力的竞争,如果价格再无优势,生物柴油几乎没有发展空间。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副秘书长郑树松表示,参考国际经验,生物柴油的推广,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政府的强势推动或财政支持,让企业承担的能源成本低于现在的纯矿物柴油模式,如此企业才会有使用的积极性。比如,美国旧金山从市内餐饮场所免费回收废弃油脂,转化为生物燃料后直接强制用于市属公共交通工具;日本提出“生物能源综合战略”,明确赋予废弃食用油回收进行生物柴油燃料化的重要地位,制定国家支援合作企业的方针。废弃油专业回收公司基本上是免费从餐饮企业回收废弃油,经过一系列处理提炼后变成生物柴油,再以数倍于成本的价格卖给政府。
 
2016年,《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收运处置应急扶持办法》颁布,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对相关处置企业的亏损进行补贴,确保其能维持正常运转。
 
不过,依靠财政支持,并非长久之计,关键还要从市场找出路。生物柴油进入社会加油站,就是迈出一大步。“有加油站能接受生物柴油,就能让公众真正接触到生物柴油。只有了解,整个社会才会进一步接受、认可这种新型的能源消费方式。”郑树松表示,可以预见,生物柴油的销路将越来越广,价值也将随之提升,届时,处置企业可以不再依靠财政补贴,走纯粹的市场化道路。
 
记者从上海市食药安办了解到,全新的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扶持机制有望今年出台,该机制的重点将从补贴处置企业转向补贴消费端,通过政府财政补贴,让生物柴油按优惠价销售,目的正是通过刺激市场末端,带动生物柴油的销路,将活力逐层传导到餐厨废弃油脂的收运端甚至产生端。上海还协调各方面,鼓励油品销售企业按照纯矿物质柴油的等价来收购生物柴油,这更给处置企业打了一剂强心针。
 
“才加注不到一个月,现在每天可以卖掉1万升B5生物柴油,相当于每天柴油销售总量的四成。”4月17日,中石化闵桥加油站记账员雷颉闵兴奋地说,来加油的有许多“回头客”,主要冲着每升0.3元的优惠。七宝某所学校的校车司机姜师傅表示,他一车加满要300升,加B5生物柴油足足优惠了90元,“还能为环保做贡献,肯定要支持”。而来自中器环保的数据显示,该处置企业去年10月和11月对外售出的B5生物柴油还不到300吨。今年3月,随着加注生物柴油的加油站增多,一个月售出的B5生物柴油已激增至5700多吨,相当于每月消纳掉300多吨餐厨废弃油脂。
 
未来,更多出路,将让上海餐厨废弃油脂变得更“吃香”。上海市食药监局局长杨劲松表示,未来上海还将继续提升技术标准,运用市场化运作的模式,推进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的多元化应用,从公交车、环卫车扩大到物流车和长江货运船等,探索建立适合本市实际且安全可靠、能有效降低成本的混合柴油燃料储存及加注体系,更加完善全产业链监管体系及市场营运模式。
 
小科普
 
“地沟油”如何华丽变身
 
原料收集后,只是第一步。一般的餐厨废弃油脂至少要经历十几道工序,才能让车跑起来。
 
第一步,去除杂质。在中器环保的预处理车间,可以看到一辆槽罐车正将收集来的餐厨废弃油脂倾倒入高温滤槽,餐巾纸、一次性筷子、泔脚等“大块头”杂质被挡在滤网外,水分和臭味在这里被蒸发大半,被环保设备收集和处理。剩余的油、水、杂混合物进入预处理车间内的沉降罐,在加温保温的环境下进一步脱水,产生高纯度油脂。
 
第二步,化学反应。相对纯净的餐厨废弃油脂被送入酯化车间,加入甲醇和酸性催化剂,进行酯化反应;再加入甲醇和碱性催化剂,进行酯交换反应;最后蒸发掉残存甲醇、分离掉多余甘油,就能得到“粗甲酯”,也就是生物柴油的半成品。
 
第三步,蒸馏。粗甲酯用处理剂和水清洗,将所含未反应的催化剂、副产物、杂质清除。此时要放入蒸馏塔,去味脱臭、精馏,就能得到精制的脂肪酸甲酯(BD100),也就是俗称的生物柴油,颜色几乎和纯净水相当。
 
走完三步的精制生物柴油还不能加进车辆,必须经历一些微调。根据2011年2月开始施行的国家标准《生物柴油调和燃料》,能够车用的生物柴油必须是“调和油”(B5车用柴油),由2%至5%的生物柴油与95%至98%的石油柴油调和而成。还要通过硫含量、酸值、水含量、凝点、多环芳烃等几十项质量指标的考核,十分严格。
 
考虑到未来即将实施的车用柴油国六标准,处置企业还在建设脱硫设备,确保未来生物柴油的硫残留量指标过硬。

上一篇:江西发布食用油消费提示 严防3种包装标签陷阱 下一篇:油脂产业格局难变,行情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