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油脂网 !

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我的购物车(0)| 帮助中心
微信公众号

029-88626849

政策不明导致资本疏离 部分生产企业停工待产

发布日期:2017-12-11    中国油脂网

 近日,中国石化(600028)加油站加注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B5)启动仪式在上海举行,这是餐厨废弃油脂制成的生物柴油在国内首次进入成品油终端销售市场。此举意味着国内生物柴油进入成品油市场打开了大门,生物柴油可以通过一定的渠道推向社会。
 
然而,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生物柴油厂家对此并不“感冒”。山东多地的生物柴油企业在生死线上挣扎,不少甚至已经停工待产,部分正在探寻深加工生存之路。政策不明确加之资本“嫌弃”,让这些企业难以发展壮大。
 
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车用燃油中混合生物柴油已成为全球性趋势。虽然我国强制添加生物柴油问题仍未解决,但治理污染仍为生物燃料企业留了一扇门。
 
能达到减排效果
 
日前,上海石油先行选择2座加油站作为试点站,定点为该市交通系统以及特定行业车辆加注生物柴油。运行一个阶段后将进行评估,然后逐步向社会车辆开放。试点期间,B5生物柴油的零售价格是车用柴油价格的九五折,约优惠0.30元/升,鼓励更多的社会车辆使用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是一种真正的绿色柴油,能达到减排效果。”德州市荣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荣光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它以地沟油、废弃油脂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是清洁的可再生能源,也可以说是优质的石化柴油替代品。”
 
淄博一家生物柴油企业的负责人岳小川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物柴油的各项指标与石化柴油一样,使用生物柴油的汽车,其尾气中有毒有机物排放量仅为石化柴油的10%,颗粒物仅为20%,一氧化碳排放量(有催化剂时)可减少95%,且无二氧化硫和铅等排放,对降低大气污染有很好的作用。”
 
据了解,生物柴油具备0号柴油的性能,我国《可再生能源法》也确定了其合法地位。但现实是,生物柴油始终无法通过合法渠道进入中石油、中石化的销售网络,厂家大多是自己寻找销售路径。
 
济南一家民营加油站的负责人张文峰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虽然有成本优势,但上游就没有添加生物柴油,我们更没有能力自己添加了。”
 
生物柴油好处颇多,然而,不少生产企业的设备空置率相当高,甚至有的企业已经停产了。“目前公司设备运转率比较低。设计能力为年产10万吨,但实际上日产量连设计能力的一半都达不到,只有100吨。”岳小川说,主要是因为原料短缺,荣光生物此前也曾停产。
 
同样的问题困扰着其他生物柴油生产企业。“生物柴油?我们早就不生产了。”淄博生物柴油厂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原因主要是原料价格狂涨且收不到。
 
“华北的生物柴油厂家大约有30-40家,产能100万吨左右,实际产量很低,今年的开工率也低于20%。”卓创资讯生物柴油分析师张肇欣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很多企业与淄博生物柴油厂一样,在原料价格一路上涨且供应不足的情况下,选择了停产、半停产。大多数仍存活的企业开工也是断断续续的,且不得不将所生产的生物柴油转用于化工领域,如柴油芳烃和环氧甲酯。
 
最愁的是流动资金
 
“成本高不说,而且有时候还收不上来,开工只能断断续续。”济南一家生物柴油企业的副总经理刘飞表示,生物柴油原料供给不足一直是市场面临的一大问题。
 
目前国内大多数生物柴油厂家以地沟油为原料,而地沟油运到目的地的价格大约在3500元-3600元/吨,1吨原料能出70%-80%的生物柴油,这样生产1吨生物柴油所需的原料费用在4600元左右,再加上装置损耗、甲醇、催化剂、煤、电、水和人工费用等,生产1吨生物柴油的成本在5400元-5500元左右,加之原料供应不足,很多企业日产量只有20-40吨,一算成本账,净利润微乎其微。
 
刘飞非常看好生物柴油市场,同时希望通过引入资本再购入一套年产25万吨的设备。“虽然想法很好,但上马这套设备暂时还只是一个梦。没钱,虽然找过几个VC和PE来考察,但最终还是被拒。”刘飞表示。
 
“几乎所有生物柴油企业都是中小微型民营企业,资金非常有限。”按照刘飞的说法,生产相对稳定的生物柴油企业最愁的是流动资金,“而且,受资本要素制约,生物柴油企业的规模都不大,规模上不去,管理也容易跟不上发展。”
 
刘飞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他打算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但最终没能成功。由于生产生物柴油的原材料地沟油要到成百上千家餐馆去收集,收集过程都是现金交易,而且基本不可能开具发票,所以是无法留有资金痕迹的。
 
对于进项发票的问题,李荣光也颇有感受,“没有进项发票,企业享受不到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生产还面临着法律风险。”
 
“对券商或者投资人来说,看不到资金流动的痕迹,就会认为存在很大风险。同时,由于原料的来源属性,导致绝大多数没有进项发票,这对于规范企业财务管理并获得相关优惠扶持极为不利。”刘飞表示。
 
热望扶持
 
刘飞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就技术层面来说,我国的生物柴油生产研究并不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生物柴油生产企业在工艺技术与装备、资源综合利用、清洁生产、环境保护和消防安全等方面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生物柴油产品收率(以可转化物计)达到90%以上。
 
而在岳小川看来,虽然国家出台了相应的BD100和B5标准,但这两项标准并非强制性,而是一种推荐标准。“就我国目前生物柴油的产量,不可能对石化企业造成威胁。因此,国家对于生物柴油在加油站中的推广应有政策性扶持。”
 
2016年底,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全国全面供应符合第五阶段国家强制性标准车用油品的公告》已明确将国V柴油与B5柴油并列推广。此外,《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开展市场封闭推广示范,推进生物柴油在交通领域的应用。《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政策》也指出,鼓励封闭推广,并确定推广使用区域和时间。
 
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蔺建民透露说,“近期国标委将发布生物柴油B5强制性标准”,而生物柴油BD100作为强制标准的附录,其内容也是强制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的试点工作给“地沟油”制生物柴油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如生物柴油企业成本控制、冬季产品运输储存等。
 
“上海市的做法为解决生物柴油原料不足提供了重要范例。”张肇欣表示,要保障我国生物柴油行业原料充足,首先要建立健全原料收集体制,形成相对稳定的原料供应体系。
 
“上海市生物柴油加油站的试行,意味着‘地沟油’资源化再利用迈出关键一步,或许在国家主营石油公司的支持下,能逐渐摸索,建立起符合行情特点的原料供给模式、行业政策及下游销售模式,推进行业规模化生产。”张肇欣分析道。
 
在刘飞和岳小川看来,从国务院发文到上海的实质性行动,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积淀,我国生物柴油行业健康发展的政策环境正快速到位,行业发展的“拐点”悄然到来。

上一篇:中国燃料乙醇发展现状及对石油行业的影响 下一篇:湖南油茶迎来丰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