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油脂网 !

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我的购物车(0)| 帮助中心
微信公众号

029-88626849

【中粮视点】生物柴油专题(一)

发布日期:2018-06-26    中国油脂网

 引言
 
生物柴油,是以植物油为主要原料的可再生能源。植物油和传统能源产业链通过生物柴油环节产生关联。自17年中至今,原油价格持续走强,而植物油价格持续低迷,生物柴油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中粮期货研究院将推出生物柴油系列专题,对全球主要生柴产需国家的情况进行梳理。各国生物柴油的发展基本都围绕着政策和利润两个方面展开,利润则受供需状况的影响,因此,本篇专题主要从政策和供需两个方面分别对各个国家进行介绍。最后我们会对2018年主要国家生物柴油产量增量及植物油生柴用量进行预估。
 
1
 
生物柴油概念
 
生物柴油(Biodiesel),以各类动植物油脂、废弃油脂和微生物油脂原料,与短链醇甲醇(或乙醇)通过酯化或酯交换反应制备而成。目前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包括棕榈油、豆油、菜油、废弃餐饮油、动物脂肪等。
 
实际应用中,一般将生物柴油的体积比为X%的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称为BX,纯生物柴油为B100,石化柴油为B0,主要应用形式为B5、B10~B20以及B100等类型。我们通常所说的生物柴油为B100类型,即纯生物柴油。目前全球很多国家已经采取了政策来推进生物柴油的使用,不同国家根据自身情况设定了相应的掺混标准。
 
2
 
全球主要国家生物柴油发展概况
 
2.1
 
全球生物柴油消费
 
全球生物柴油消费量从2000年的73万吨上升至2016年的2880万吨,年平均增速28%,2004~2009年经历了一个增长爆发期,平均消费增速51%,而2014年以后的年平均消费增速则降到了不足1.5%。
 
生物柴油消费存在明显的地域性。主要集中在欧洲,美国,南美的巴西、阿根廷以及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和泰国,其他地区有零星分布。欧洲地区生物柴油消费量占比全球总消费量的47%,中南美地区(包括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等)和亚洲及大洋洲地区(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澳大利亚等)均占比18%,北美地区(美国、加拿大)占比16%。
 
2.2
 
美国:政策执行严格,产需稳步增长
 
政策方面:
 
美国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中,既有法律法规,也有依托相关法律制定的具体实施方案,同时还建立了严格的合规审查系统。
 
美国环保署(EPA)依照美国2005年《能源政策法案》的授权制定并实施RFS。RFS由EPA、USDA以及DOE联合协商执行。2007年EPA根据《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2007》对RFS作了进一步修订形成了RFSⅡ。RFS为强制指令,但是考虑到实施过程中可能对经济或环境造成的影响,EPA可以根据评估结果对每年的使用量做出调整,国会要求EPA
 
在每年的11月30日之前以FederalRegister的形式公布出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涉及到两个概念:可再生燃料识别码(RenewableIdentificationNumbers,RINs)和可再生燃料配比责任量(RenewableVolumeObligation,RVO)。
 
RINs是用以满足合规要求的信用凭证,也可以被看作是整个RFS项目的“货币”。从RINs的产生到最后使用主要有三个过程:可再生燃料生产商“生产”RINs;可再生燃料市场参与者交易RINs;责任商(汽柴油炼制商或进口商)获得并最终用于满足RFS的可再生燃料责任配比量(RVO)。
 
RFSⅡ要求所有的汽柴油炼制、混配或者进口企业每年必须完成指定的可再生燃料配比责任量(RenewableVolumeObligation,RVO)。汽柴油炼制、混配或者进口企业每年通过向EPA出示足够的RINs来证明它在当年完成了RVO。用来证明RVO完成量的RINs可以通过企业自己生产获得,也可以通过市场交易获得。
 
EPA通过EMTS系统监测追踪RINs的生产、交易以及过期信息。如果相关企业没有完成RVO,EPA可以根据相关法令对企业实施相应的处罚措施,而对违法获得RINs的企业也会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
 
供需方面:
 
整体来看,近年来美国生物柴油产量和消费逐年攀升,进口量也不断增长。
 
随着RFS对生物柴油强制添加量的逐年提高,美国生物柴油的产量和进口量也在逐渐增多。生物柴油产量从2009年的5.2亿加仑上升至2017年的16亿加仑,年平均增速26%,进口量从2009年的8000万加仑上升至2017年的3.9亿加仑,年平均增速117%,近3年平均增速47%。美国国内生物柴油产能变动不大,产能从2008年17亿加仑上升至2018年的24亿加仑,平均增速3%,产能利用率近5年保持在60%~70%之间。
 
美国生物柴油主要进口自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其中自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的合计进口量从2013年的1.85亿加仑上升至2016年的5.6亿加仑,而在2013年之前美国自这两个国家的进口量为0;由于美国自这两个国家的生物柴油进口量上涨迅猛,美国商务部在2017年11月发布对进口自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的生物柴油的反补贴税最终裁定,对进口自阿根廷的生物柴油征收71.45%~72.28%的反补贴税,对进口自印尼的生物柴油征收34.45%~64.73%的反补贴税。
 
美国生物柴油原料中豆油用量占比最大,自2013年开始稳定在46%~49%之间;由于豆油在美国生物柴油原料中占比最大,因而针对美国生物柴油生产利润的追踪主要以豆油模型为例。在每加仑生物柴油生产成本中,豆油成本占比均值为80%。
 
通过几组数据对比,我们发现,美国生物柴油生产利润与原油/豆油比价相关性较高,但在2011年4月~2012年4月之间出现明显背离,2013年11月~2014年2月之间也出现背离;进一步我们发现,在这两个时间段,美国原油价格与生物柴油价格也同样出现背离,此二者的背离对生物柴油生产利润与原油/豆油比价的相关性产生了重要影响。截至到2018年6月15日的最近四周时间里,美国生物柴油生产利润在0.21~0.28美元/加仑之间,折合63~84美元/吨。
 
(中粮期货白杰)
 
风险揭示
 
1.本策略观点系研究员依据掌握的资料做出,因条件所限实际结果可能有很大不同。请投资者务必独立进行交易决策。公司不对交易结果做任何保证。
 
2.市场具有不确定性,过往策略观点的吻合并不保证当前策略观点的正确。公司及其他研究员可能发表与本策略观点不同的意见。
 
3.在法律范围内,公司或关联机构可能会就涉及的品种进行交易,或可能为其他公司交易提供服务。

上一篇:油菜科研的三次跨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王汉中 下一篇:不断续写的经典—《贝雷油脂化学与工艺学》